当前位置:福建省吉德龙电子有限公司资讯秘密森林
秘密森林
2022-11-28

作者:杜辉 来源:《故事会》

与老友乔杉的意外重逢,让秦天喜出望外。从警队离职后,乔杉成了一名游走在灰色地带的私家侦探。他利用出色的黑客技术,对“黑暗王爵”的手机进行了定位。定位信息把秦天和乔杉引向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——荒野刑场……41.墓穴惊魂

秦天和乔杉究竟看到了什么,会有这种骇然色变的反应?原来,在树林外面竟然是一片坟地,到处都是隆起的土堆和黑色的墓碑,还能看到绿色的光团,在夜色中飘飘荡荡,那是死人骨头发出的磷光,被老百姓俗称为鬼火。

深更半夜,置身于坟场,换了谁会不害怕?但真正令乔杉恐惧的,并不是眼前的环境。月光下,他的脸色有些发青,声音也有些发虚:“按照我定位出的位置,肯定不会超出这片坟场的范围,可是,你也看到了,这里根本就没有人……”

秦天说道:“会不会又是短暂停留之后离开了?你再重新定位一下他的手机。”

乔杉依言而行,过了好半天,他的目光离开手机屏幕,颤抖地说出了一句话:“他就在这片坟场里。”

秦天倒吸了一口凉气。事到如今,两人已经骑虎难下,只能壮着胆子走进坟场,近距离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。这里除了坟堆就只有荒草,但荒草长得并不高,根本没有藏人的可能。秦天只觉得头脑一片混乱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:难道黑暗王爵真的是鬼?要不然这一切该怎么解释?

乔杉冷不丁冒出一句话:“其实,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试一试。”

秦天赶紧追问是什么办法,乔杉举了举手机说道:“拨打一下那个手机,看看会不会有铃声响起,这个办法只能近距离使用,所以必须等到现在。”

秦天叹了口气,说道:“跟黑暗王爵斗法,把我的脑子都弄出问题了,这么简单的办法,我居然没想到。乔杉,你拨吧!”

奇怪的是乔杉迟迟没有行动,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语气低沉地说道: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有点害怕,老秦,你会不会笑话我没出息?”

能让性格狂傲的乔杉说出害怕二字,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秦天拍拍乔杉的肩膀,用一种坚定而温暖的目光看着他,缓缓说道:“乔杉,我不想说什么大话,我只想告诉你一句话:无论遭遇到什么,我始终都在你身边!”

在秦天的注视之下,乔杉伸手准备去按拨号键,就在这时,在两人的身后,突然传来一阵阴森森的怪笑。乔杉手一哆嗦,手机掉到了地上,秦天头皮一阵发麻,迅速回过身去。

秦天看到了一座矗起的坟堆,坟前插着高高的引魂幡,白色的纸带在风中飘摇,发出“哗啦哗啦”的声响。坟墓周围光秃秃的,连荒草都没有一丛,显然这是一座新坟。

最让秦天毛骨悚然的是,坟堆上有一个黑糊糊的洞口,大小刚好能钻进去一个人。

身后传来乔杉抖抖索索的说话声:“刚才那笑声,是从坟墓里发出来的吗?”

还没等秦天回答,一个幽幽的声音响起,那略带沙哑的声音,千真万确是从坟洞里发出来的:“我是黑暗王爵,欢迎到我家里做客。”

秦天不由自主地连退数步,感觉脚底硌了一下,侧脸一看,原来是踩到了乔杉的脚,但乔杉动都没动,整个人似乎都傻掉了。

秦天死死盯着那个洞口,慢慢地走过去。他蒙受奇冤沦为逃犯,活得人不人鬼不鬼,全是拜黑暗王爵所赐,如今,魔鬼即将现身,仇人近在咫尺,如果就这样被吓倒,以后还有什么资格跟他斗?

秦天一咬牙,从那个坟洞跳了进去,双脚踩在松软潮湿的土地上,打开手电扫视着四周。墓穴里摆满花花绿绿的祭品,在手电光晕的映射下显得阴森瘆人,但墓穴里半个人影都没有,哪来什么黑暗王爵?

既然这里根本没有人,刚才的声音是哪儿传出来的?秦天的目光随着手电光移动,一下落到了墙角那具红漆棺材上,那是墓穴里唯一可以藏人的地方。难道黑暗王爵躲在棺材里?

当秦天硬着头皮凑近细看时,却发现棺材被长长的钉子钉死了。最后的可能也被排除了,似乎只有一种解释了,秦天用颤抖的声音,缓缓吐出一个字:“鬼……”

这个字仿佛魔咒一般,才一出口,突然带出一片参差不齐的吼叫,在这夜静更深的时分,真有一种百鬼夜号的感觉。秦天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,吼叫声越来越近,秦天终于反应过来,这声音并不是来自墓穴,而是从外面传进来的。秦天赶紧仰头问了一句:“乔杉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没有任何回应,秦天心里一紧,乔杉哪儿去了?不会发生什么意外了吧?秦天扒住洞口爬上来,发现乔杉早就不知去向,坟场四周有十几个汉子狂奔着陆续赶过来,一边跑一边发出愤怒的吼声。他们挥舞着棍棒、锄头和铁锨,将刚钻出坟洞的秦天团团围住。

看这帮人的装束,似乎是附近的村民,其中一个村民怒目圆睁,沖着秦天暴喝一声:“你个老混蛋,老族长刚下葬,你就来盗他的墓,是不是穷疯了?”

另一个村民恨恨地说道:“他还有一个放风的同伙,可惜让那小子给逃走了!”

秦天明白了,自己又一次钻进了黑暗王爵设下的圈套,这下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。他只能尽力解释:“你们不要误会,我不是盗墓贼……”

村民们气坏了,七嘴八舌地骂着:“这么多人亲眼看着你从老族长的墓穴里钻出来,你还敢红口白牙说瞎话!大半夜的不为盗墓,干吗往别人坟里钻?”

有一个村民嚷道:“跟这种人废什么话?老族长刚刚入土,就被他惊扰,想想就可气!往死里揍他,让他后悔生出来!”

这帮村民眼睛都红了,棍棒锄锨争相挥舞,重重地落到秦天身上,他很快倒在了地上。再这样下去,自己这条命非交待了不可,情急之下,秦天就地一滚,跌进了那座墓穴。

让秦天没想到的是,这帮村民已经丧失了理智,有人扯着嗓子喊了一声:“他不是喜欢往坟里钻吗,干脆就别出来了,让他在里面跟老族长做伴吧,你们说好不好?”

众人轰然叫好,秦天脸色变了,紧接着,湿土像暴雨一样,成片成片地泼洒下来,秦天挣扎着想爬上去,刚到洞口便被几把铁锨拍了下去。

难道自己真的要被活埋在这里了吗?一种彻底的绝望和恐惧攫住了秦天的心,就在这时候,他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大喊:“住手!”42.合理推断

随着这一声呼喊,村民们的动作停住了,秦天获得了喘息之机,他一边拍打着身上的湿土,一边倾听着上面的动静。只听一位村民用尊敬的语气说道:“五伯,您老人家怎么来了?”

五伯喘着气说道:“我一直在后面撵你们,可我这老胳膊老腿紧赶慢赶,还是被你们年轻人甩开那么远。”

那位村民问道:“五伯,您也听到那一声喊了?”

五伯说道:“是啊,我睡得正熟呢,就听到有人喊:‘盗墓贼去盗老族长的坟了,大家快去抓贼啊!’我当时就惊出一身汗,赶紧从热被窝里钻出来穿衣服。对了,喊话的是哪一个?”

村民们七嘴八舌地回应着:“不知道啊,路上我们已经互相问过了,哪一个也没喊。”

五伯闻言皱起眉头,嘀咕了一句:“这就有点奇怪了。”

有村民说道:“甭管喊话的是谁,人家都是一番好心,这老小子盗墓总不是假的吧?五伯,您要晚来一会儿,他已经进阎王殿了。”

“胡闹!”五伯一听这话,气不打一处来,训斥道,“那可是一条人命!人在做,天在看,杀人害命的事不能干,要祸及子孙的!”

这位老人显然威望很高,在场的村民都不吭气了,五伯这才冲着洞口说了一句:“上来吧!”

秦天狼狈不堪地爬上来,五伯看着他直摇头,说道:“瞧你也一把年纪了,干点什么不好,非要干这种损阴德的事。”他摆了摆手说道:“快走吧,记住这次教训,以后千万别干这种事了!”

秦天默默地向这位慈眉善目的老人鞠了个躬,转过身一瘸一拐地走进了夜色。他身上疼得要命,走一步歇两步,这时候,他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急急跑过来,正是乔杉。看到秦天后,他停下脚步,却迟迟没有走过来,低着头站在那儿,像个做错事的孩子。

秦天叫了一声“乔杉”,乔杉这才磨磨蹭蹭地走过来,一脸愧色地嗫嚅道:“老秦,对不起,我不是有意甩下你逃走的,当时我的精神已经接近崩溃了,那帮人鬼叫着扑过来,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我掉头就跑,不要命地跑,别说把你抛到脑后了,连自己是谁都忘了……”

秦天说道:“乔杉,你不用解释,我没有怪你,也许当时换了我,会跑得比你还快。再说你为了我,不是又回来了吗?这需要克服多大的恐惧?这就足够了!”

秦天越这样说,乔杉越是自责,他说:“你告诉我,无论我遭遇到什么,你都会在我身边,可我呢,在你遇到危险的时候,竟然逃之夭夭了。我真不敢相信自己能干出这种丢脸的事!”

秦天摇了摇头,没有再说什么,他知道,现在去说那些劝慰的话,效果只会适得其反。

乔杉叹道:“人天生就是矛盾的产物,我从小就喜欢冒险,可偏偏胆子有点小,不知道闹过多少笑话,后来我当了警察,一方面是喜欢跟高智商的犯罪者较量,一方面也是为了锻炼自己的胆色,可惜有些基因里的东西,是注定无法改变的。有时候我真的很佩服韦石,佩服他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。”

秦天苦笑了一声,有句话没法说出口:你口中那个什么都不怕的韦石,也许才是最怕黑暗王爵的那个人。

这次和黑暗王爵斗法,秦天挨了两次暴力殴打,在床上足足躺了三天,才缓过劲儿来。乔杉倒是毫发无损,但精神显然遭到了重创,进进出出都保持着沉默。秦天想跟他交流一下這次和黑暗王爵较量的心得,看他一副意兴阑珊的样子,只好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。

一个大风天,乔杉开车带着秦天来到郊外,从车上取下一只老鹰风筝,那只鹰形神兼备,眼神锐利如钩,似能摄人心魄。乔杉和那只鹰对视着,目光也渐渐犀利起来,缓缓说道:“老秦,怪不得你对黑暗王爵畏如蛇蝎,这个人果然是我们生平从未遇过的可怕对手……”

秦天若有所思道:“这么说,你不认为他拥有超自然的力量?”

乔杉说道:“我落荒而逃的那一刻,真的要相信他就是鬼了,可是如果冷静下来还这么认为,那我就白干这些年的警察和侦探了。这段时间,我反复回想那天晚上的每一个细节,很多东西都想通了。”

秦天直接问出了第一个问题:“坟墓里传出的声音是怎么回事?”

乔杉说道:“他只要把被我定位的手机放在墓穴里,把自己的声音录制后设置成来电铃声,用另一部手机拨打那部手机,墓穴里就会传出他的声音了。”

秦天说道:“可是我并没有在墓穴里看到手机。”

乔杉说道:“他应该是把手机塞到了那堆祭品里,不翻开祭品细找,是看不到的。在那种恐怖阴森的环境里,精神高度紧张,谁还能洞察秋毫?”

秦天沉吟道:“可你想过没有,他必须精准掌握我们所处的位置,在我们走到那个墓穴附近时拨打手机,早了晚了都不行,这可不是靠推算能做到的。”

乔杉快速放线,风筝扶摇而上,那只鹰仿佛被赋予了生命,在蓝天上展翅翱翔。乔杉盯着天空,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所以我怀疑他当时就藏在那片树林里,盯着我们在坟场里的一举一动!”

秦天脸色微变,说道:“你别忘了,我们用手电照过那片树林里的每棵树,并没有发现树后藏着人。”

“不。”乔杉说道,“我重新回忆了一下当时的细节,有一个地方被我们漏过去了……”

秦天略一思索,失声说道:“你是说……稻草人旁边的树?”

乔杉默默点头,脸色越发冷峻。秦天仔细回忆着当时的情景,不由出了一身冷汗,他们被树后的稻草人惊吓之后,确实没有去检查旁边的那几棵树。毕竟,哪有藏匿者布下機关,把对手引诱到自己身边的道理?

然而,处处出人意表、事事反其道而行之,不正是黑暗王爵最大的特点吗?也许正因为秦天和乔杉都没能跳出常规思维的陷阱,才会被黑暗王爵玩弄于股掌之上。

此时,那只老鹰风筝越飞越高,渐渐变成了一个黑点,乔杉仰望高处,说道:“让我来还原一下黑暗王爵给我们设套的整个过程。那天我们在等待天黑时,他已经在行动了,他挖开坟堆,布下稻草人,接着来到那片刑场,用手机把我们引过去。等看到越野车的灯光后,他再穿过树林到达坟地,把那部手机放入墓穴中,然后返回树林。其他的枝节问题就不难解释了,他让一个听命于他的人躲在那个村子里,听到他的电话指令后,喊出有人盗墓,惊动那些村民,把我们当盗墓贼堵住。我们就这样被他牵着鼻子,掉入了他挖好的坑里。”

听完乔杉的这番推断,秦天指出了其中最大的问题:“你的这些推理都建立在一个前提上:黑暗王爵能提前预知你在定位他的手机,而这种可能性是被你坚决否定过的,我还记得你的原话:他又不是神仙,怎么可能未卜先知?”

乔杉说道:“这的确是让我困扰最深的一点,想不通这一点,一切推断都无法展开。”

秦天追问道:“这么说,你想通了?”

乔杉眉毛一挑,缓缓说了两个字:“没错!”43.终极对决

秦天盯着乔杉,等着他往下说,不料乔杉却岔开了话题:“老秦,你见过我放风筝吗?”

秦天摇了摇头,乔杉注视着天空,说道:“我小时候很喜欢放风筝,在我充满童真的眼里,风筝是自由的象征,可以在天空中任意翱翔。长大后我才明白,风筝恰恰是最不自由的,它离不了风,也挣不脱线,飞得再高也是个没法掌握自己命运的纸偶。”

秦天若有所思,乔杉话入正题:“我已经很多年没放过风筝了,今天放风筝只是一个幌子,为的是找一处空旷没人的地方,防止我们的对话被人窃听。”

秦天微微一惊,只听乔杉说道:“这几天你屡次跟我提及黑暗王爵的话题,我都没接茬儿,就是害怕房间里有窃听器。”

秦天问道:“你确定房间里放置过窃听器?有没有检查过?”

乔杉说道:“我不能确定,也没检查出什么。”

秦天不解地问道:“那你怀疑有窃听器的根据是什么?”

“因为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,要不然为什么黑暗王爵能第一时间知道我们要定位他的手机,并且根据我们的计划设下圈套?”

秦天皱眉思索着,乔杉继续往下说:“你也知道,我离婚后净身出户,一直是租房子住的,只要黑暗王爵差人重金买通房东,完全可以瞒着我在房间里放置和取走窃听器。”

秦天点点头说道:“就算你的推断成立,但还面临一个问题:黑暗王爵怎么知道我在你这里?”

“这就要问你了。”乔杉说道,“既然黑暗王爵一直把你当作目标,会不会韦石把你送到我这里的情况,从一开始就暴露了?”

秦天默默地思考着乔杉说过的每一句话,他不得不承认,乔杉的分析和推理是完全能站住脚的,但他还是隐隐觉得,黑暗王爵的神秘和可怕,不是光用暗中窃听就能解释过去的。

忽听乔杉说道:“老秦,我今天带你来这里,可不是为了咀嚼失败的苦果,而是想和你商量新的计划,跟黑暗王爵再好好斗一场!”

秦天心中一凛,问道:“你是不是已经有什么打算了?”

乔杉说道:“我当私家侦探这些年,遇到过不少高人,也栽过一些跟头,但最后的胜利者总是我,你知道是为什么吗?不是我手段有多厉害,而是因为我能找到对方性格中的弱点,从而获得反败为胜的机会。”

秦天忍不住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,黑暗王爵也有弱点?”

乔杉点点头:“每个人都有弱点,黑暗王爵也不例外。上次跟他较量,我们是输了,但我们未必没有收获,我自信已经找到了他最大的弱点。”

秦天迫不及待地问道:“他的弱点是什么?”

乔杉说道:“他设的这两个局,虽然成功地把我们装了进去,但同时也让自己置身于险地。第一次他跟我们只有一门之隔,第二次就更不用说了,几乎是近在咫尺,呼吸可闻。你想过没有,其实他根本不需要冒这个险,完全可以用更稳妥更安全的办法对付我们,但他偏偏选择了走钢丝,这说明什么?”

乔杉加重语气,说出了自己的结论:“黑暗王爵性格中最大的特点,就是过于骄傲和自负,喜欢冒险和挑战,这个特点一旦被对手抓住,很容易变成致命的弱点。”

秦天想了想,说道:“黑暗王爵隐身暗处,我们根本找不到他,即便看出了他性格中的弱点,又有什么用?”

乔杉微微一笑:“老秦,为什么不能换个思路呢?让我们去找黑暗王爵,也许永远找不出来,但如果让他来找我们呢?”

秦天身体一震,下意识地重复了一句:“让黑暗王爵来找我们?”

“没错!”乔杉看上去胸有成竹,他用剪刀剪断了风筝线,那只雄鹰迅速消失在天际。他遥望着茫茫天宇,不知在想什么。片刻之后,他收回目光,取出手机,打开微信,对秦天说:“黑暗王爵的微信账号我已经记牢了,希望他不要换号。”

乔杉查找出黑暗王爵的账号后,在验证信息栏里,填写了一句话:“诛灭黑暗王爵,扫清魑魅魍魉。”然后点击“发送”。好半天过去了,那边毫无反应,秦天微微摇头道:“黑暗王爵那么狡猾,会看不出这是激将法吗?”

乔杉说道:“他当然能看出来,但他还是会中招,能轻易改变的东西,就算不上是弱点了!”

刚说到这儿,乔杉的声音戛然而止,再开口时语气低沉了很多,缓缓说了三个字:“通过了!”

果然,在乔杉的微信上,出現了一只眼睛,那眼神,仿佛能一直看到人的内心深处。乔杉调整了一下呼吸,发过去一句话:“不用自我介绍了吧,黑暗王爵先生!”

黑暗王爵的回应里,带着一种讥讽的味道:“那我该怎么称呼你,手下败将先生?”

乔杉气得咬了一下牙,飞快地打着字:“没错,这次是我输了,但我不服气,你能赢我不过是因为提前掌握了我的底牌。有胆量跟我来一次完全公平的对决吗?”

黑暗王爵只回复了两个字,却流露出一种逼人的傲气:“来吧!”

“那好,我们定好时间和地点,找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方式。”

“不必!”黑暗王爵冷冷地回应,“一切由你决定,我随时随地奉陪!”

乔杉和秦天对视一眼,说道:“这家伙,还真是狂得可以!”

乔杉闭目沉思半晌,缓缓睁开眼睛,眼中光芒闪烁,轻声说了一句:“有了!”他发过去一行字:“有个地方非常适合决斗,就怕你不敢去。”

黑暗王爵似乎并没有被激怒,他的回应里透出一股苍凉的味道:“最黑暗的人心我都敢去,这世上还有我不敢去的地方吗?”

“少在这故弄玄虚!”乔杉毫不客气地说道,“敢去就接招!天师洞你不会不知道吧?你这个黑暗中的鬼魅,敢去那种地方吗?如果你真的不怕,三天后洞中对决,怎么样?”

黑暗王爵沉默片刻,回过来四个字:“不见不散。”

乔杉开着越野车往回走,转过一个弯后,秦天有些不解地问道:“这不是回家的路啊,你要去哪?”

乔杉一字一顿道:“天师洞!”44.守株待兔

两个小时之后,乔杉停下越野车,不远处是连绵起伏的山峰,两人从车上下来,又步行了一段时间后,在山脚下找到了那个千年古洞。洞口黑黝黝的,没有半点光亮,一股阴寒之气扑面而来,似乎洞里洞外是阴阳相隔的两个世界。

乔杉盯着洞口,对旁边的秦天说道:“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山洞。相传洞里住着恶鬼,扰得附近的村子夜夜不宁,后来天师钟馗路过,进得洞去把鬼捉了,古洞也由此得名,叫天师洞。我那时就想进去探险,终究还是没那么大的胆子。”

秦天环顾着山洞四周,树枝上挂着很多红布条,地上有香烛燃烧后的余烬,他说:“当地老百姓已经把这个地方传得神乎其神了,平时没少了有人烧香祭拜,据说不管是撞了鬼还是中了邪,抓一把洞里的土放到水里喝下去,马上就什么事都没有了。”

乔杉的嘴角露出微笑,说道:“正因为这样,我才拿天师洞去激黑暗王爵,我就知道以他的个性,不会输了那口气。”

秦天说道:“我正想问你,你把决斗地点选在这里,是不是有什么打算?”

“当然。”乔杉说道,“我先问你一个问题,我们跟黑暗王爵较量,最大的不利因素是什么?”

秦天想了想,说道:“是信息掌握上的不均衡,他对我们的一切都洞若观火,我们却对他一无所知。”

“对啊,问题就在这里!如果换一个开放性空间决斗,比如上次那家酒店,黑暗王爵可以随时向我们下手,可我们想判断出谁是黑暗王爵都难上加难。而这个决斗地点可以让他的优势荡然无存,出现在洞里的就一定是黑暗王爵了。当然,他可以找人假扮自己,自己根本不进洞,但我相信,以他的个性,不会用这种平庸的手段。”

乔杉顿了一下,继续往下说:“还有更重要的一点,以黑暗王爵的狡诈,即便我们赢了他,也不一定能抓住他,但在这个洞里就不一样了。他一旦败了就无路可逃,只能被我们瓮中捉鳖了,这个山洞就是一个巨大的瓮。”

秦天敏锐地指出一个问题:“可是你要知道,这种危险并不是只针对他的,我们同样有可能作茧自缚,成为他的瓮中之鳖!”

乔杉沉默了一下,一边走向洞口,一边说:“不要长敌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,我就不信以你我的实力,会在他手上一败再败。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勘查一下洞里的情况,牢牢掌握先机!”

乔杉和秦天一前一后走进山洞,越往前走洞里越宽畅,也越来越潮湿阴暗,又往前走了一截,仅存的光线也消失了,四周伸手不见五指,黑漆漆的一片。两人按亮手电,继续前行,洞壁时宽时窄,道路忽高忽低,转了有七八道弯,终于抵达洞底。看来这个山洞说浅不浅,说深也不深,大概有一千多米的样子。

两人开始原路返回,返程中的勘查,比刚才细致了很多,哪一片区域隐含凶险,哪一处转角利于突袭,哪一块石头后面可以藏人,不说了然于胸,至少也要心中有数。

洞口越来越近了,乔杉突然停了脚步,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,那笑容慢慢扩散,显得越来越诡异,秦天有些莫名其妙,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乔杉说道:“老秦,你说黑暗王爵会不会也来这个山洞里勘查?”

秦天说道:“肯定会的,不打无准备的仗嘛,这种生死攸关的对决,谁敢大意?”

乔杉缓缓说道:“很好!就让我们守株待兔,等着他出现,让我们看看这个神秘的黑暗王爵,是一副什么嘴脸!也许,等不到三天,他就会成为那只瓮中之鳖了!”

秦天眉头一皱,说道:“这样不太好吧,哪怕是对敌人,也应该讲信义!”

乔杉嗤之以鼻:“老秦,你别那么迂腐好不好?他都把你害成这样了,你还跟他讲信义?他现在还没做好准备,这是最好的时机,错过就再也没有了!”

秦天下定了决心,说道:“好,我听你的!”

乔杉关掉了手电,四周顿时陷入黑暗,两人就在黑暗的山洞里静静地守候着,像丛林中的猎人在静候猎物出现。然而,不知等了多久,猎物始终踪迹不现,黑暗中传来“咕”的一声,惊得乔杉一跃而起:“什么声音?”

秦天苦笑了一声:“是我的肚子在提抗议了,从中午到现在都没吃一口饭,你不饿吗?”

乔杉说道:“谁说我不饿?没好意思说罢了。这样吧老秦,我开车去买点干粮,你一个人在洞里守着,不能两个人都离开,如果黑暗王爵正好这时候来了呢!”

秦天点头答应,乔杉走到洞口,又不放心地回头叮嘱:“老秦,如果黑暗王爵真来了,你藏在暗处看清他的长相就可以了,不要跟他硬碰硬……”

乔杉离开后,秦天又等了好半天,从洞口可以看出天色的变化,已是日近黄昏了。秦天心里多少有点奇怪,从时间上推算,乔杉早就该回来了。突然,秦天看到有一个人影投射在洞外,那个黑影分明在探头往洞里窥视。

黑暗王爵?秦天只觉得全身血液都沸腾起来,他什么都不管了,乔杉的嘱咐也抛之脑后,三步并作两步,冲出了山洞。45.两位助手

秦天从洞口猛冲出来,把洞口那人吓得魂都没了,一屁股坐到地上,发出一声尖叫:“鬼啊!”

秦天这才看清楚,那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太太,整个人都被吓瘫了,地上掉着一个口袋、一把花铲,还散落着一把香。秦天盯着她问道:“你是谁?来这干什么?”

老太太用手捂着胸口,哆哆嗦嗦地说道:“俺孙子夜里老是哭个不停,怕是撞到不干净的东西了,俺就想着来这儿烧炷香,求些土……”

原来是一场误会!

老太太离开后不久,乔杉回来了,手里拎着一袋干粮。看到秦天站在洞外,他有些奇怪地问道:“你怎么出来了?”

秦天把刚才的情况告诉了乔杉,问他为什么这会儿才回来。乔杉解释道,他怕黑暗王爵看到他的越野车,心生怀疑,因此把车停到了远处,步行回来的。

两人重新回到洞里,吃饱喝足之后,天已经黑透了。秦天看乔杉没有撤退的意思,便问:“今天晚上也要待在这里嗎?你觉得他有可能夜里来吗?”

乔杉说道:“不但有可能,而且可能性不小,别忘了他的名字,也许对他这样的人来说,黑暗才能带来最大的安全感。”

黑暗能不能给人带来安全感,秦天不清楚,但黑暗能给人带来困意,却是千真万确的。他强忍着睡意,眼皮一阵阵打架,说话的声音也有点含糊了,耳中听得乔杉说道:“老秦,你睡会儿吧,后半夜替我值守,务必要有一个人保持清醒,黑暗王爵随时有可能出现……”

黑暗王爵真的出现了,他像一个来自冥界的幽灵,无声无息地走到熟睡的秦天跟前,静静地俯视着他。秦天一个惊悸,从睡梦中惊醒,他真真切切地看到了黑暗王爵,他的脸上闪烁着莹莹绿光,发出阴森森的笑声:“你不是想看到我的脸吗?你现在就可以看到了……”他伸手撕掉了面具,却露出了一张更加狰狞的脸,把这张再撕掉,又露出一张更吓人的脸,他似乎有无数张脸,怎么也撕不完。秦天不住地往后缩着,黑暗王爵的脸越逼越近,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:“这张脸才是属于我的,你看清楚了……”他缓缓揭掉了最后一层面具,露出了一张死不暝目的面孔,那分明是冤死者贺炜的脸……

秦天大叫一声醒来,满身满头都是冷汗,黑暗中传来乔杉的声音:“做什么噩梦了?吓成这样!”

秦天在黑暗中沉默了很久,才缓缓说道:“你睡会儿吧,我已经彻底醒了。”

天亮了,乔杉揉着眼睛醒过来,有些懊恼地说道:“这个黑暗王爵,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?”

秦天沉吟道:“我们不能再这样耗下去了,要不然没守到黑暗王爵,倒把自己的精神先拖垮了,别忘了两天后就是决斗之期了。”

乔杉点点头,又摇摇头:“你说得有道理,但就这么放弃,未免太可惜了,如果我们离开之后,黑暗王爵来了呢?”

秦天道:“那也没办法,很多事是难以两全的。”

乔杉皱眉思索半晌,突然眼神一亮:“不,有办法!”

乔杉让秦天继续守在洞里,他出去了一趟,到中午才回来,手里拎着一个工具箱,来到山洞对面的树丛中,安装了一个摄像头,将角度调好,对准洞口,这才拍拍身上的尘土,面带得意地说道:“大功告成了!”

秦天由衷地佩服,说道:“你的点子还真是层出不穷。”

乔杉呵呵一笑道:“也不是什么新招数,以前我经常这么干,这个设备还是很先进的,在手机上就能远程查看实时监控,只不过相比亲自蹲守有一点不足,就是容易错失抓获黑暗王爵的时机。”

秦天说道:“没关系,只要能看到他的庐山真面目,离抓获他就不远了。”

到了家门口,乔杉低声叮嘱秦天:“说不定房间里还有窃听装置,记住,重要的话一句都别说。”

晚上,秦天正在卫生间洗漱,突然听到乔杉发出一声惊呼。秦天快步走到客厅,只见乔杉拿着手机,眼睛盯着屏幕,脸上血色全无。

秦天凑过去看着,他的脸色也变了,只见一只戴着黑色手套的手,张开五指,缓缓逼近。那只手越来越近,越来越大,终于盖住了一切,手机屏幕变成一片漆黑。

乔杉关掉监控画面,屏幕也恢复了正常。两人来到房后的空地上,乔杉声音微颤地说道:“他知道那个位置有监控,从摄像头的后方伸出手,遮住了摄像头,接下来应该是把摄像头摘掉了……可是,他怎么知道那里有摄像头的?我想不通,我真的想不通。”

秦天苦笑一声:“我也想不通,可是我早就习惯了,这就是我熟悉的那个黑暗王爵!”

乔杉叹道:“这么一来,主动权就到了他手里,他肯定去天师洞探查过了,也许还设下了什么陷阱。”

秦天说道:“不管怎么说,既然已经跟他定下了三日之约,我们就不能自食其言。”

乔杉说道:“箭在弦上,当然不能再退回去,不过这个人实在太过高深莫测,我们两个对付他没有把握,我想找两个助手帮忙。”

秦天问他想找谁帮忙,乔杉说道:“有一种地下职业,叫赏金猎人,接受雇主重金委托,承担各种危险工作。我认识一个叫阿华的赏金猎人,这么说吧,我们两个身手还算是不错,但加到一起也不是阿华的对手。有他帮忙,我们的胜算就大多了。”

乔杉带着秦天来到阿华家,开门见山说明来意。阿华长了一张“撲克脸”,看上去面无表情,他问了黑暗王爵的情况,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:“装神弄鬼那一套对我不管用,我会把他揍扁,折叠起来交给你!”

秦天本能地不喜欢阿华这种为钱卖命的人,这种反感从眼神中流露了出来。

从阿华家出来后,乔杉对秦天说:“其实阿华拼命赚钱,并不是为了自己,他有个妹妹,得了抑郁症,需要终生服药,他想给妹妹赚够一辈子的钱。”

原来是这样,秦天感叹之余,对阿华的印象有所改观。两人边走边聊,秦天问乔杉:“你不是要找两个助手帮忙吗?还有一个助手是谁?”

乔杉露出神秘的微笑,伸手从腰间取出一物,说道:“它早就提前到位了!”

那是一把手枪,在阳光下闪着寒光,秦天惊得眼睛都瞪圆了:“你连这个都能搞到手?”

乔杉说道:“枪是我借来的,有个大人物,欠过我一份情,答应借枪一用,只让用这一次,不过有这一次,就足够了!”

乔杉将黑洞洞的枪口指向前方,仿佛黑暗王爵就站在那里,他眯缝起眼睛说道:“我就不信,他真的有三头六臂!”

决战的前一晚,阿华星夜赶到,住在乔杉家。次日上午,三人一起来到天师洞前,秦天盯着黑黝黝的洞口,声音中带着三分惧意:“不知道他来了没有?”

乔杉也如临大敌,低声说道:“我们绝不能先进洞,要不然很容易被他堵住,受制于人!”

三个人又等了一会儿,阿华不耐烦了,轻蔑地说道:“你们太高估他了,我看他根本就不敢来。”

话音未落,从古洞的深处传出一个幽灵般的声音:“我等你们很久了,为什么还不进来?”下期预告:

想买3C数码产品怎么办?赶紧在百度搜索 无忧岛资讯 百家号,各种精品数码产品等你发现~